良也棒棒

関ジャニ∞ DMMd

夏日飞行(下)

仓安 2016夏控设定

那晚Live结束后,大家去了一家有美味冲绳特色炒苦瓜的居酒屋 开始期待已久的庆功会。横山裕豪爽地喝了一大口啤酒,不由称赞道“美味!” 果然被锦户亮笑着调侃:“出现了,横山君的全力南desu~”大家笑作一团,横山不满地抱怨成员们时机贼准的吐槽,转头又向丸山隆平说道:“不过丸子有一套啊,这是kura第一次和成员kiss吧?采访一下丸山先生感觉如何 ”
“您过奖哈,”丸山啜了一口啤酒沫,“没亲过这么软的嘴。”
村上信五哈哈着像往常一样啪地拍了丸山的脑袋,对大喊着“说什么傻话呀”。大仓在一旁笑得够呛,拭去挤出的眼泪接着附和道:“那我还谢谢夸奖咯!”
“ hina,这是差别待遇了哦,被你摸的时候大仓就那么嫌弃的!”涉谷在一旁盘腿坐着,用手肘戳了戳笑得露出四颗虎牙的村上。听了这番话,大仓果然不满地抱怨道:“subaru君好过分啊~”
为了回应粉丝们的期待,演唱会上的他们永远都要开着十足的火力,用最高涨的情绪演唱与舞蹈。难得闲暇的off模式下,每个人都十分享受这短暂的悠闲时光。唯独安田却罕见地十分沉默,坐在桌子的一角独自喝着闷酒。无论日常生活还是外景拍摄,一向最能炒热气氛的他在庆功会上沉默寡言未免太过反常。但演技精湛的随声附和还是让他成功地躲避开了成员们的怀疑。
搞什么呀,明明那么信誓旦旦地说着绝对不要和成员kiss,和丸子接了吻不也一点儿都不在乎嘛。
莫名的醋意涌上心头,可自己也没有能够抱怨的立场。安田胡思乱想着,任性的占有欲让他倍感羞赧,表面上还是要装出一副冷静成熟的模样,努力扮演着三十岁男人应有的成熟。
作为今夜焦点的大仓忠义坐在大家中间,开心得很。但他忽然想起自己最心心念念的声音今天格外寡言,用余光偷偷望向角落里的安田,几次想要开口却还是打退堂鼓了。
他清楚安田无法融入今夜这气氛的原因,也比谁都想要走过去向他搭话,搂着他的肩膀,在夏天的回忆里留下他最好的笑脸… 他没法开口。
毕竟…

“即便我对他说了抱歉,希望他不要误会,万一yasu其实压根没有放在心上怎么办?而且,站在我现在的立场上,哪有资格对他说这种话啊。”喝光了手中的罐装啤酒,大仓醉醺醺地趴在横山和涉谷房间的桌子上,举起空罐大喊道:“老板,再来一杯——”
“够了吧你,”横山抢过被他举过头顶的啤酒罐说道,“都多大了还因为这点事赌气,你们也不是小孩子啦!”

庆功会结束后,成员们各自回了酒店的房间。大仓打开房门便一头倒在床上,企图让自己陷进柔软的床垫里。疲倦的身体虽然得到了放松,心中的不安与烦躁在安静下来的瞬间却加倍涌上了心头。他目光空洞地望着白色天花板,“啧”了一声,重新站起身来,拿上房卡和手机出门朝隔壁的房间走去。门铃似乎都没有被他放在眼里,大仓毫不客气地敲打着房门。几秒种后,一边抱怨着“搞什么啊”一边打开房门的横山君赤裸着上身披着浴巾出现在了门口。
“说说吧,怎么了 ”横山裕一边擦干头发上的水,拿起一旁床上的换洗T恤套上,自己拿起一罐啤酒,又拿起另一罐扔给盘着腿坐在床上看电视的小大叔。“你喝太多啦”涉谷接过啤酒,用遥控器调低了电视音量。
如释重负般的瘫倒在沙发上,大仓早已无心听取那些善意提醒了。抄起面前茶几上横山喝了一半的啤酒,一饮而尽后捏扁了罐子。
“横山君肯定不懂啦!”撒娇似的语气总让年长的横山不忍责备。看见大仓这幅郁郁寡欢的样子,横山思索着,点起一根烟,问道:“是因为安嘛 ”
像是被人戳到心底的痛处,大仓忠义缓缓抬起头来,目光游离着,用手掌扇散面前缭绕的烟雾。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后,终于还是放下自己最后一道倔强的防线。
——于是,就有了酒店里的二次会。

“yasu可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 大多数时候,off状态下的涉谷昴是几乎不会参与进成员私生活的八卦讨论。趁着兄弟争执的间隙,涉谷说道:“硬要说的话,是错在大仓逃避的态度啦。”
身材高挑的大仓将身体蜷缩在沙发与茶几之间的空隙里,委屈地低着头,像一只温顺的白熊。“我知道啊,”他嘟囔道,“我都知道。可是,我把想说的话在脑子里演练了无数次,一见到他的脸我就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男人到了三十岁,纵使内在的性情还是一如既往,为了面对世人的目光与自己心中所谓成熟男人的标准,就不得不将自己意气用事、孩子气的一面隐藏起来了。原本能够轻易传达给对方的心意,现在却只能含糊其辞。
可无论怎么反驳,他们都不再是jr时期初出茅庐满腔热血的孩子了。社会与时间将他们培养成了凡事都要深思熟虑的大人。而不将私人感情带入工作,只是其中最基础的一项。连这都做不到,未免太没颜面。
我没有刻意疏远你,我没有故意不理你,不是你想的那样!…本能轻松组织起来的语言,却比任何不可告人的秘密都难以启齿。仅仅只是与安田对视都想逃跑的不安充满了他的脑袋。这份不安是归咎于没能解开误会的愧疚,还是告别青春期后自然而然出现在生命里的那无形隔阂呢。
看透了他的心思,横山随手将烟熄灭在一旁吃完的速食汤碗里“…安又何尝不是在为你的事苦恼?”
大仓愣住了。想要开口,却欲言又止。

涉谷依旧沉默着坐在床上,目光游离在窗外,吞云吐雾着,似乎不打算加入他们的话题,眼中却流淌着比昔日更加无法言喻的复杂情感。烟雾缭绕着使夜晚更加朦胧了。遥远的涛声在黑夜中喧嚣,一望无际的绵长海岸被繁星点缀得波光嶙峋,为忧愁暧昧的夏季夜晚刻上了更深的轮廓。
“那我该怎么办啊…直接向他挑明?这也太厚脸皮了,绝对会被他讨厌的。”大仓试图为自己辩解。
“我是不懂你们的个人纠纷啦,”横山说着,捡起地上去便利店买东西时拎回的塑料袋,从里面翻出一盒牛奶后道:“ 在一起快要二十年了,会因为这么点小事就讨厌你的人,还会在你生病的时候比谁都担心,把你爱吃的东西记得一清二楚,手机里你的照片出奇的多,在这种无聊的事上和你赌气,还拼命向Johnny桑引荐你加入关8一起出道吗?白痴。”
话音刚落,大仓眼中涣散的目光突然炯炯有神起来。不等他开口,横山夺走他手中的罐装啤酒,将牛奶塞进他怀里:“好啦好啦,老头儿的睡眠时间和小屁孩的睡眠时间都过了,喝了牛奶睡个好觉,赶快回去啦!”于是大仓被推推搡搡着强行回了房间。
辗转反侧的夜里,他反复思索着,而身体和心情似乎都轻松了许多。
离开大阪以来的梦里,他第一次梦见了17岁的安田。那是个有着比现在更加纯粹的温暖笑容的少年。意气风发,英姿飒爽…小他一岁的自己在舞台上最近的地方看遍了无数个他闪闪发光的偶像背影。一直努力地追赶着,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不仅仅只是为他伴舞,而是在他身边、站在同一盏聚光灯下,唱同一首歌,跳同一支舞,受万众瞩目。Jr时期那个怕生又有些内向的自己眼中,安田的存在就仿佛耀眼的太阳。青春期的某一天,突然发觉自己的身高已经超过他了。安田也只是笑着说“可恶,真不甘心哪!” 他踮着脚尖温柔地揉乱了自己的头发。再也没有比这更让人心安的感觉了——再不会有比他更好的笑容了。十七岁也好,三十岁也好,梦里见到的他都一如既往地耀眼,温暖,从未松开过紧牵着自己的手,从大阪到东京,从最艰难的日子,到闪耀人生。
正因为有你,我才在这里。
-
隐约听见机上广播开始下降的提示声,安田从不知何时开始的睡梦中醒来。回忆起刚才短暂的梦境,突然而至的难过让他皱紧了眉头。
“17岁如果可以重头再来一次就好了。”安田小声嘟囔着,压低了帽檐。世界荒诞又真实,本该无忧无虑的年纪他们奉献给了梦想。光怪陆离的青春,即便充满了阴雨连绵的日夜,也终究是令人眷恋的。
多希望能永远沉睡在你少年的梦里。
失落中左手突然被熟悉的触感包裹住了。安田下意识地看过去,大仓仍然注视着前方,手指却悄悄十指相扣。
“…我不要。我可没有耐心再重新遇见yasu一次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握得更紧。
终于有一天,能够鼓起勇气将真正应该珍惜的事物紧握在手中了。平凡的下午,早已习以为常的飞行旅途,工作结束后的短暂闲暇,甚至是后排张着嘴在飞机上呼呼大睡的村上君… 余生的所有时间似乎都用来等待的这个瞬间,就在人生某个平凡至极的午后不约而至了。
“而且,我也完全不想和除了yasu以外的人接吻。”
安田把头转向另一侧,悄悄地说,什么呀。
两人相视一笑,听到了飞机落地的声音。

早点儿告诉我不就好啦。
fin

夏日飞行(上)

​​
​16夏控设定 仓安

冲绳的最后一夜是在live结束后和一帮蠢蛋喝光了临时在便利店买的罐装啤酒后开始的。被大海环绕的城市特有的温和气候让宿醉的清晨都充斥着湿润的水汽,但经过烂醉后的一夜睡眠,醒来时大仓还是觉得口渴得发涩。他揉了揉了自己潮乎乎的头发,伸手拿起床头的矿泉水一饮而尽。多亏这次live之行他在猜拳中胜出,才有幸获得了唯一个豪华单人间——而其他成员都是两人一间的双床标间。今天就是回东京的事务所对本次巡演做总结检讨和后期工作的日子了,久违地让他松了一口气。

“……!! 不好!”

大仓突然从床上蹦起来,在床上四处翻找终于找到了被埋在被子里的手机,扫了一眼后便迅速地跳下床脱光光冲进了浴室。

“搞啥呀 大仓是不是睡过头啦?安 你去叫叫他呗。”住在隔壁房间的村上君咬了一口客房早餐的三明治,一边看着手机新闻一边对旁边的安田章大说道。“我发个line问问他就好了呗,”安田整理着行李,心不在焉地编辑着“ookura君、起床了没、送信”

屏幕上很快变成了已读,却没有回信。

“他肯定起来了啦!起来了发现睡过头 正在着急忙慌地穿衣服弄头发所以没空回复 ” 安田头也不抬地说道,把叠好的衣服放进行李箱。

“果然yasu最了解他了”村上君说着,看了一眼腕表,走出房间依次敲开了隔壁两间房门,再联络经纪人预约机场巴士。“我哪里了解他。”安田赌气似的小声嘟囔着,也许没有人听见他的话。

盛夏的炎热持续到九月还没有褪去。刺耳的蝉鸣声在日光直射柏油路发出的噼啪声与车轮的摩擦声中显得不那么突兀了。湿热的海风却令人目眩。

坐在商务舱窗边的位置,安田盯着窗外的另一架飞机看得入神。实际上他也并没有多感兴趣,只是为了避免回过头去目光就不得不与身旁座位上的ookura君相遇罢了。而大仓似乎也注意到了唯独这种情况下才会拙劣的安田的演技,无言地低头装睡起来。后颈酸痛,因为昨夜的第二场酩酊大醉消耗了太多体力,回了房间便倒头睡了。他只好强忍着难受的姿势,一边装睡,准备熬过三小时的飞行时间。——而安田却早就在窗户的透明反光处看见了眉头紧皱着悄悄调整姿势也不愿开口主动搭话的大仓忠义,虽然于心不忍,却还是将嘴边的话收了回去。

他们并没有吵架。也不是刻意在彼此切磋演技,只是小小的醋意萌生了三十岁男人特有的、故作成熟的幼稚与固执。

(未完)
​​​

時を超えて 5stars

生日之前画好了!renao生日快乐😭😭放lof存图

@生田良也Ryoya:我要澄清一下这个花不是我主动想画的这么丑的[拜拜][拜拜][拜拜][拜拜]是我太困了…………………传完了才发现原来这个b样…………

碧岛时尚潮流第三期:伦敦同志情侣街头互殴第二弹(no)据说两人发生口角的原因是小金(化名)比起狮子allmate更心水不愿透露姓名的黑道男子VIRUS的海路莎。于是不愿透露姓名的黑道男子TRIP严肃镇定地说【既然如此,就给你看看我的最终兵器吧。】然后拉下了裤拉链。详情请咨询英国同志权益保护协会。